21.03


这个月很春天,然而上个月买的花却有三盆死在了春天,还有三盆在春天半死不活,养了四年的顽强的双色茉莉开始开花,这是在我身边活得最久的绿植,但秋海棠是我的新欢,期待她长出第三片叶子。流水账也懒得记录下去了,两次滑板,滑板把手机掉了还好草丛中找到了,动作没什么突破,一年多没碰相机,本月用了一次,带来了成就感,手痛了三天,还是决定回归相机。尝试了两次晨跑、然而早上10公里一天都充满睡意,但迎着晨光跨过桥、看着小朋友去上学却也有种满足感,习惯了慢跑的节奏,配速就很固定,似乎跑快一点就觉得不行了,超越自己需要对自己的不甘吧。不过没把跑步的剩余里程留到最后一天算是一种进步,疲于达到目标和有序前进是两种不同的状态。

从it happens 到 make it happen 到 make it happen later,拖延懒惰就像是我的慢性疾病,太难了。到了最后关头耐心还是没有了,事情就不该在最后再做,匆忙之中也只是胡乱写完。熬夜的习惯好了点点,对今日有种未了的情绪所以会去熬夜,未了就未了吧,明日再了好了,睡觉。